微资讯,我的微信资讯!
文章
首页 > 影视综艺 > 文章

为什么现在的男人都喜欢独立的女人?

摘自公众号:等一座孤城 发布时间:2018-02-14 00:55:49
好妹妹

深夜,静默压抑。

有低低的暧昧声传来。

女人身穿水蓝色贴身长裙,双手抓着床单,跪在地板上。

身后一下比一下迅猛的撞击,让她纤细的腰身像是风中树叶,摇摆不停。

男人逼迫她抬起头,看向一旁的穿衣镜,“说,现在干你的人是谁?”

秦羽倔强的昂着头,她看着镜子里,两个人分明都穿着衣服,可交合处却让人血脉喷张,她紧闭着牙关,一个字也吐不出来。

斯拉一声,男人暴怒的撕坏了她的长裙,双手握住她的柔软,毫不怜惜的肆虐,声音越来越冷,“你不是一直都喜欢我这样的吗?装什么纯!”

秦羽终于受不了折磨,每回自己的倔强换来的都是他更加暴怒的屠戮,她忍不住一边喘息,一边小声的说道:“你,你是秦少霆,是我的大哥。”

“呵呵!”身后男人似乎终于满意了,抱着她滚到床上,一边用力挺进一边掐着她的脖子,“叫我。”

眼泪终于还是掉了下来,秦羽哽咽的哭泣,“大哥,大哥……”

大哥,我求求你放了我吧!

秦少霆,秦氏财团的继承人,年轻,俊朗,多金,是无数女人的梦中情人。

秦羽记不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,四岁的时候她就被送到了秦家,之后的很多年她没有再见过亲生的父母,从此一直都生活在这里。

直到很长时间她才知道,她原来是秦家抱养的孩子。

她喜欢秦少霆,一直很喜欢的很小心,害怕的不敢让人察觉,他是她名义上的大哥,比她大了整整六岁,可她喜欢他,偷偷摸摸的藏在心底。

四年前,闺蜜若兰的生日聚会上,一向不喜热闹的秦少霆,却当众向夏若兰表白,秦羽的一颗心彻底破碎了,她想,原来大哥喜欢的是自己的闺蜜,秦大哥这辈子都不会是她的,可她又为自己有这种想法感到罪恶,于是她喝的酩酊大醉,不省人事。

模模糊糊间闯入了一间房,糊里糊涂的丢掉了第一次,可没有想到,第二天一早,她和秦少霆竟然被恰好赶来的夏若兰捉奸在床,秦羽至今都忘不了,秦少霆一脚将光着身子的她踢下了床,夏若兰狠狠的扇她的耳光,骂她猪狗不如,骂她是贱人。

再之后,夏若兰伤心的去了美国,她却成为了秦少霆的禁脔。

“好紧,真特么骚!”秦少霆拍打她的臀部,“被我干了这几年还是这么紧?你真是个骚货。”

秦羽默默的掉着眼泪,哽咽道:“大哥,我错了,我求你不要再这样了。”

“现在知道错了?爬我床的时候,怎么那么骚?嗯?要不是你,若兰不会离开我,我干着你,你恐怕是高兴还来不及吧?我的好妹妹?”秦少霆抓着她的腰,像个打桩机一样用力挺进,“别跟我假惺惺,你不是要我上你吗?满足你!”

剧烈的声响像是最残忍的酷刑,秦羽支撑不住的头埋在枕头里,默默地吞掉眼泪。


别招惹她

男人快速的耸动数下,满足的哼了一声,秦少霆缓缓的从她的身上抽出,像扔破烂一样,随手把她推下了床,“滚吧!”

秦羽只感觉骨头都快散架了,她身体里还残留着他的味道,她伏在地上战战兢兢,好不容易穿上衣服,哆哆嗦嗦的往外走。

每次秦少霆要她,都会事先给她发一条短信,让她来到他的房间,如果她不听话,他就会残忍的惩罚她,让她痛到生不如死。

秦羽的房间在隔壁,每回,她都像是在做贼,悄悄地来,悄悄地去。

“若兰就要回来了,下周我们就订婚,你别惹她生气,如果被我发现你招惹她,我要你好看!”冷漠的话自背后响起,秦羽身形一僵,他说到就能做到,为了她,他会无尽的折磨自己。

心痛了一下,随后又想,若兰回来也好,也许她回来了,自己就不会再被他这样对待。

“若兰,你总算是回国了,我们少霆心心念念的都是你。”秦家别墅,秦母笑眯眯的给夏若兰添菜,“多吃点,看看你都瘦了。”

秦少霆亲密的在夏若兰的额头上亲了一口,“看我妈多喜欢你。”

夏若兰眉开眼笑,“阿姨,您对我真好。”

秦母笑着说道:“你从小和我们家小羽一起长大,又是少霆心尖上的人,我不疼你,疼谁?”

秦羽吃饭的手,微微有些抖,夏若兰是秦少霆心尖上的人,是放在心尖上的呢,自己恐怕是什么都算不上吧?

夏若兰,夏家千金,夏家与秦家是世交,两家人也同意秦少霆和夏若兰在一起,如此不但关系紧密,也可以起到商业联姻的作用。

他们结婚是众望所归。

秦羽默默的吃着饭,不发一言,夏若兰忽然轻轻推她,“小羽,你怎么都不说话,不喜欢我当你嫂子啊?”

秦羽吓了一跳,条件反射的看了一眼秦少霆,男人正冷冽的盯着自己,眼睛里的怒气显而易见。

秦羽连忙笑了出来,“不是,怎么会呢,你做我嫂子,我高兴还来不及呢。”

夏若兰若有所指的说道:“是吗?你发自真心的就好。”

饭桌上的气氛于她来说有些压抑,她中途溜去了卫生间,躲在里面不想出来。

夏若兰随便找了个借口也跟了进去,她关上门,冷笑着,“贱人,离少霆远点!”

秦羽下意识的回道:“他是我大哥,我和他永远不可能的,你不用担心。”

话音刚落,啪的一声,脸上已是挨了一巴掌,夏若兰掐着她的脖子,尖酸刻薄的骂道:“呵呵!我不用担心?你这个贱人不顾伦常,毛都没长齐就敢爬他的床了,要不是我顾忌着少霆和秦家的脸面,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和我说这样的话!我告诉你,少霆是我的,别在我面前耍花样!”

秦羽半边脸颊很快就红肿了一大片,她愣愣的,不曾想她的对的恨这么深,忙说:“我知道的,你放心,我不会在你面前耍花样的。”

“哼!”夏若兰收回手,冷笑,“你这样被父母卖掉的人,就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,你给少霆提鞋都不配,他的心里只有我。”


订婚

她实际上是被亲生父母卖掉的孩子,这一点秦羽在六岁的时候,夏若兰就好心的告诉过她了,从那时起秦羽就再也没有想过要回去原来的地方,随着时间的流逝,她对亲生父母的印象早已没有了。

只是,如今提起,心底终究无法真正的释怀。

秦羽默默的对着镜子洗手,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整张脸颊红肿不堪,娇嫩的皮肤印着鲜红的掌印,忍不住默默地咬紧了唇。

当她走出来的时候,秦母正笑着说:“外面好像下雨了,今晚就别回去了吧,家里有的是客房。”

夏若兰娇媚的答应了下来,“嗯,都听阿姨的。”

秦少霆打趣,浑厚的嗓音磁性又性感,“睡什么客房啊?我的床大的很。”

秦羽不敢再继续听下去,转身忙跑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夜深了,雨声刷刷直响,她却睡不着了,辗转反侧怎么都闭不上眼睛,秦羽起床来到了阳台上透气,窗帘刚打开,不觉间看到了隔壁的一对身影正在忘我的拥吻着。

心猛的下沉,秦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,吓的连忙弯下了腰。

他们睡在在一起了?

她坐在地上,心一阵一阵的抽着似的疼。

秦羽,醒醒吧,别再做梦了,你从来都是多余的,别再做遥不可及的梦!

一周后,秦家与夏家正式结为姻亲,秦少霆与夏若兰在国际酒店举行了盛大的订婚仪式,京都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。

秦羽作为秦少霆名义上的妹妹,这种场合自然是要出席的,她坐在角落里,看着西装笔挺,俊冷不凡的秦少霆挽着一身白纱,美貌非常的夏若兰,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

这样的场景她曾经天真的幻想过,如今亲眼看着,像是解脱,又些许不舍。

“小羽,你还坐着干什么?快点招呼客人。”秦母推着她出去,笑,“今天是你大哥订婚的日子,你怎么还苦着脸呢?快点出来,来了好多青年才俊,你也长长眼挑一个。”

秦羽忙回过神,笑了笑,跟着秦母一起招呼来宾,夏若兰挽着秦少霆一桌一桌的敬酒,轮到秦羽这桌的时候,夏若兰故意说道:“小羽,我很快就做你嫂子了,我们喝一杯。”那语气就像是她们是最好的闺蜜一样。

秦羽慌忙站了起来,举着酒杯对他们甜甜的笑,“我祝大哥大嫂,百年好合,早生贵子!”

话毕,一扬脖子干了一整杯白酒,“愿你们永远幸福。”

秦少霆面色如常,夏若兰轻飘飘的瞥了她一眼,挽着秦少霆去了别处。

“小羽,你脸都红了?没事吧?”坐在秦羽身边的是她的大学同学韩琛,两人关系一直很好,见着秦羽脸色不好,他关心的问了一句。

秦羽忙摆手,“没事,我……”话没说完,只觉胸口一阵热涌,像是要吐了出来,“我去一下休息室。”

她慌芒跑到休息室,铺天盖地的吐了起来,这一通,仿佛把肠子都要能吐出来了,可胃里依旧是很难受,像火烧的一样。

“勾引男人?”背后突然响起了秦少霆的声音,秦羽吓了一大跳,连忙转过脸来,哆哆嗦嗦的说道:“大,大哥,你怎么来这里?”他不是在外面应酬吗?

秦少霆冷笑勾起她的下巴,“是不是太久没艹你了,你就寂寞了,去勾引别的男人?”


  或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】继续阅读哦~~~

Top